新泰吧 > 新闻与活动 > 海外战“疫”:新冠疫情全球蔓延,这三国何以

海外战“疫”:新冠疫情全球蔓延,这三国何以

[导读]:3月30日,世卫组织公开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国以外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610777例。此时,美国新冠肺炎患者超过16万,纽约成为全美疫情暴发中心。纽约市长白思豪27日称,纽约市可能...

  3月30日,世卫组织公开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国以外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610777例。此时,美国新冠肺炎患者超过16万,纽约成为全美疫情暴发中心。纽约市长白思豪27日称,纽约市可能超过半数的人会染上肺炎。英国卫生部30日发布的数据显示,英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22141例。3月27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在社交媒体宣布自己确诊新冠肺炎。此前的3月21日,意大利死亡人数一天增加793人,是全球最多人病亡的一天,约等于平均1小时死亡33人。

  在抗击新冠肺炎这场全球之战中,各国都在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采取措施,努力应对这一艰难时刻。与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的紧迫情况不同,新加坡、韩国等最早爆发疫情的亚洲国家在早期控制住了局面。这些国家何以有效遏制疫情?

  新加坡经济开放,国际化程度高,樟宜机场是全球最繁忙的机场之一,2019年吞吐量为6830万人次。新冠疫情暴发后,新加坡成为中国以外首批受到冲击的国家之一,但自从1月23日新加坡确诊首个新冠肺炎病例以来,疫情在该国的发展得到了平稳控制。

  1月2日,新加坡卫生部发出提示,随时报告有无疑似病例。1月3日,新加坡樟宜机场开始为相关入境旅客进行体温检测。1月26日,新加坡确诊四起新冠肺炎病例。新加坡政府征用新加坡国立大学、南洋理工大学以及新加坡管理大学等部分学生宿舍作为隔离设施。2月16日,新加坡累计确诊病例为75例,新加坡政府宣布,2月18日起收紧与新冠肺炎有关的隔离条例,以具法律约束力的“居家通告”取代现有的缺席假,接获通告者居家隔离期间不得外出,否则可能面对重罚。

  自 3 月 23 日晚 11 点 59 分起,所有短期访客(无论国籍)将暂时不允许入境新加坡或在新加坡转机。同时,新加坡也已禁止所有邮轮停靠本地。所有返回新加坡的新加坡公民、永久居民以及长期准证持有者都将获得 14 天居家通知 。

  3月21日,新加坡科技局推出一款名为“合力追踪”的手机应用程序。任何人在安装和下载“合力追踪”应用后,只须注册手机号并打开蓝牙,手机便会与附近其他安装同个应用的手机,互换蓝牙信号。记录会储存在个人手机,若卫生部需要该记录来完成密切追踪工作,只需寻求个人同意分享,即可读取。据新加坡媒体报道,该软件推出首日,安装人数即超过50万。

  同时,在新加坡,“侦探们”正在追踪潜在的新冠病毒感染者,设法领先病毒一步。到3月24日,新加坡总共有6000人被精准追踪,具体的方法包括通过闭路电视监控系统、警方调查以及老式的耗费大量人力的筛查工作。比如,一位英国籍瑜伽教练因乘坐过感染者驾驶的出租车,就接到了新加坡卫生部的一名官员打来电话,告诉她需要待在家里接受隔离。同时,有人将隔离令送到她家门口,这是一份法律文件,如若违背协议出门,将面临罚款或监禁。

  2019年9月投入运营的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NCID)是新加坡防控疫情的主战场。2019年1月起,NCID的公共卫生和临床实验室、大型检测中心、手术室、重症监护室和隔离病房开始逐一投入使用。为了增强新加坡在传染病管理和预防方面的能力,NCID总共设有330个床位的专用设施,可在疫情暴发时容纳近500个床位。

  在主战场之外,新加坡有一张新冠病毒检测之网——发热诊所联动机制(PHPC计划)。2003年非典疫情之后,新加坡发热诊所联动机制应运而生。2月18日,新卫生部宣布重启发热诊所机制,加强基层医疗体系对新冠可疑病例的监测。出现呼吸道症状的病患如果到这类诊所看诊,只需支付10元。PHPC诊所可获卫生部提供的资源包括个人保护装备,并能优先从国家库存为病患取得抗病毒药物和抗生素等。这对疫情暴发时减少漏诊,避免恐慌性挤兑公共资源发挥了重要作用。

  韩国新冠疫情也得到了有效控制。《纽约时报》注意到,2月下旬到3月初,韩国的新冠肺炎确诊数激增。2月29日当天即确诊900多例。一个月后的3月30日,韩国较前日新增确诊病例78例,累计确诊9661例。目前,韩国疫情蔓延速度明显放缓。

  韩国在大规模病毒检测方面走在前列。据韩国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介绍,韩国新冠病毒检测能力可达每天1.5万例,等待检测结果仅需6小时。韩国还发明了“免下车”和“电话亭”式筛查诊所,提高检测效率和便利程度。截至3月21日,韩国共完成检测超过31万例,相当于平均每百万人口检测近6000人。有美国媒体将美国和韩国的检测率做了对比,截至2月24日,韩国进行了超过30万次检测,人均检测率是美国的40倍以上。

  2 月中下旬,韩国大邱集中暴发疫情,当时这里的负压病床数仅为 88 张。而在 2 月 20日,大邱的确诊患者就已经达到了 111 人。截至 3 月 8 日,大邱有 2200多人因病床不足需要等待治疗。3月初,韩国改变策略,采取分级治疗体系,即把之前所有患者住院治疗的模式转换为以治疗重症患者为中心的体系,轻症患者集中到生活治疗中心接受医学观察,并在大邱等地建起韩版方舱医院。

  韩国政府通过确诊病例的手机定位和消费记录等信息调查出确诊人员的活动路线后,第一时间告知公众。只要附近出现确诊患者,政府便向该地区居民发送“紧急警报”,提醒民众注意,并告知可查询确诊患者移动路线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则由于其医生感染了新冠病毒开始自我隔离。3月26日,德国确诊人数超过39500人,死亡222人。但相对来讲,此时意大利确诊人数约为75000人,却有超过7500人死亡,西班牙确诊病例在56000以上,死亡接近4100人。

  按照此时所统计的死亡率来看,德国死亡率大约为0.4%,意大利为9%,西班牙则为6%。是什么原因让德国的死亡率大大低于周围一些邻国呢?

  德国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obert Koch Institute)专家对BBC表示,自从德国知道新冠疫情那一刻起,就增加了检测人数,以减少可能的传播。

  英国肯特大学的病毒教授罗斯曼认为,德国死亡率低关键的一点就是早期确诊,因为这样可以阻止疾病传播。他认为德国的例子显示,这不仅是一个非常好的战术,而且也是抗击疫情大暴发的必要措施。

  据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数据,德国每周可以检测16万人。但疫情最严重的意大利,截止到3月20日为止,一共才检测了15万人。

  德国在1月27日出现了第一个病例,但其实德国在1月6日就成立了一个永久性的监测委员会,那是在世界卫生组织接到中国通报出现神秘疾病一个星期之后。所以,德国比一些邻国早二、三个星期发现最初的几个病例,赢得了时间。

  德国是欧洲最大经济体,具有世界一流的公共医疗保健系统。德国的人均医院病床比例是世界上最高国家之一,在世界经合发展组织(OECD) 40个国家中排名第4位。

  德国每1000人中有8个床位,意大利则为3.2个。德国的医院数量全欧洲第一,大约为1900所。同时,德国的重症监护病房床位大约有28000张。“德国之声”网站指出,完备的公共医疗体系对于降低德国疫情死亡率功不可没。

  “中国、韩国、新加坡等国的经验清楚地表明,积极检测和追踪接触者,减少社交活动,加强社区动员,可以预防感染并挽救生命。”早在3月13日 ,世卫组织就曾呼吁各国汲取经验,采取行动。

  3月29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发布了一条推文,内容只有一个词:“谦逊”。在30日的记者会上,谭德塞表示,面对这样的危机,科学和公共卫生工具必不可少,谦逊和宽厚也必不可少。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新泰吧_新泰论坛_新泰信息港_新泰人聊天,聚会,信息交流综合论坛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xwyhd/2020/0413/1601.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