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泰吧 > 新泰概况 > 社评:世卫应参与调查美国疫情早期情况

社评:世卫应参与调查美国疫情早期情况

[导读]:美国加州圣克拉拉县22日通过尸检发现了最早死于2月6日的新冠病毒感染者,这将美国第一个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发生时间从2月29日大幅提前了3周多,改写了美国新冠疫情传播的时间线...

  美国加州圣克拉拉县22日通过尸检发现了最早死于2月6日的新冠病毒感染者,这将美国第一个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发生时间从2月29日大幅提前了3周多,改写了美国新冠疫情传播的时间线月以来可能死于新冠肺炎的病例开展调查。

  圣克拉拉县一名卫生官员表示,该县发现的2月6日那名新冠肺炎死亡者和另两例2月和3月初死亡者的情况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这场疫情肯定要“永载史册”,历史需要真实的记录,而不是被政治扭曲了的印象。更重要的是,抗疫还远未结束,通过了解这场疫情之前扩散的轨迹,我们更容易预判它将如何在人间流动的未来变化。

  逝于2月6日的那名圣克拉拉县女性很可能仍不是美国在这场疫情中的最早死亡者,需要把更早的死亡者和感染者找出来,这些发现对于人们重新认识新冠疫情以及全球抗疫可能形成颠覆性意义。这是因为:

  第一,之前人们大多认为,疫情是从中国先传到周边国家和地区,进而在欧洲大规模暴发,然后才大规模传到美国。但是圣克拉拉县2月6日就有人死于新冠肺炎,而欧洲的第一名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发生在2月14日的法国。该圣克拉拉县女性的感染时间也被推测为1月初至1月中旬,早于欧洲1月24日报告的首个确诊病例,而且提前了很长时间。

  接下来的问题是,整个2月份,究竟是疫情在美国传播得更厉害,还是在欧洲传播得更厉害?一个合乎逻辑的推论是:美国的实际情况很可能当时就比欧洲的情况更加严重,或者说两边的情况差不多。

  第二,美国的警报为什么没有像欧洲拉得那么响?同样作为一个合理的推论,是因为有大量新冠肺炎病例在美国被当成了流感。之前很早的时候,日本媒体就提出了这种质疑,但是遭到了美国CDC的否认。圣克拉拉县的新发现重新激活了这一推论。

  众所周知,新冠肺炎早期的死亡率在很多国家和地区都不太高,如果它没有成为社会的集体关注焦点,那些病例很容易混进流感和其他并发症里面去。现在看来美国早期就是出现了非常严重的混淆,美国现在这样说的专家和媒体越来越多。

  直到2月底之前,美国的检测非常落后,而且CDC定了确诊新冠肺炎病例的极高标准,即所有确诊者都需有中国旅行史,这等于是拒绝监测社区传播。美国东北大学最新推测,疫情在美国早就有了非常严重的传播。

  第三,如何评价各国的抗疫,新发现在重置这种评价的坐标。就美国来说,其行政当局和医疗管理部门显然都出现了严重的误判和工作不力,而新冠病毒被证明在美国出现得越早,意味着他们无所作为的时间拖得越长。

  1月21日虽然美国确诊了第一个病例,2月2日特朗普总统宣布停止中国人入境,但是直到后来的很长时间里,美国都在防中国输入病例,而没有防社区传播。从特朗普总统开始,政治人物们公开淡化病毒在美国社区传播的风险,美国两党直到3月3日“超级星期二”前后还在举行大型造势集会,为病毒传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美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美国科学家和世卫组织的警告为何形成不了实际触动,这是一种偶然还是无可避免的?这与武汉早期的重视不足是否存在共性?这非常值得在全人类的层面进行探讨、研究。

  美国作为代表性西式民主国家,显然出现了对新冠疫情早期情况认识的巨大漏洞,行动策略也出现了惊人偏差。然而把最初的事情客观还原出来大概并不容易。

  特朗普政府显然很不愿意做这样的回顾,他们担心这不仅会让人们重温他们领导美国抗疫的严重失败,还会提供这种失败的更多证据。整个共和党都在维护政府,他们的铁杆选民也愿意接受联邦政府用谎言自保。愿意揭露现政府过失的是和支持他们的舆论力量,但他们的揭露也可能因为政治利益而变形,也就是说,双方的激烈交锋会导致事实在一些时候面临剧烈的挤压。

  鉴于事情非常重大,我们在此强烈呼吁世卫组织介入对美国早期新冠疫情传播的调查。世卫的参与能够保障这一调查不被美国正在临近的选举扭曲,确保调查结论是科学的,而不是专门用来迎合政治的。人们需要看到能够对历史负责的真实报告。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新泰吧_新泰论坛_新泰信息港_新泰人聊天,聚会,信息交流综合论坛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xtgk/1868.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